出發前在PTT日旅板看到很多人到京都都會租和服體驗一下,而且可以用白金秘書預約,省了用日文或英文打e-mail的麻煩,也省了打國際電話卻跟對方雞同鴨講的尷尬,在考量景點跟住所遠近之後,我選擇了在茶碗坂上的岡本織物店,在出發前我請白金秘書幫我預約,也滿心期待這天的到來。
        從大家的行程上看來,換和服需要一個小時。預約的時間是十點,我們再怎麼慢慢走慢慢摸,從住的地方走到岡本織物店時也才九點半,我本來還在想要怎麼辦,怕這段時間已經有人預約,直接去換對店家或客人不好意思。但是剩下半小時我也不知道該晃到哪裡去,於是硬著頭皮進了店門口,後來發現,這家店有沒有預約根本沒關係,因為我明明就預約了,也說好我要哪一個方案,但是她們完全從頭問起,我心裡想:「有預約跟沒預約一樣嘛!」。門口接待的人問了我的姓之後寫在一張紙條上,並拿了一個大紙袋給我,那是要裝我換下來的衣服跟鞋子的。接下來,就開始選和服的花色了。

        我選的方案是價格比較中等的方案,可以挑的和服也不少,顏色、圖案都多到令人眼花撩亂,深色的衣服好像可以襯得皮膚白一點,但是粉色的好像比較適合現在的季節,太淺的顏色又怕拍照時衣服顏色會被背景吃掉,我就在一堆和服前面猶豫了很久。當時有個日本女生跟我一起挑衣服,她很快就決定了一件白色底的和服,後來我也挑了一件很符合現在季節、有粉紅色櫻花圖案的粉紅色和服,然後她就被帶到隔壁去換衣服。以前聽說和服時裡面什麼都沒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我的親身體驗證明:「是真的!只剩小褲褲而已!」,幫忙換穿衣服的阿姨給我一件要穿在裡面的小襯衣跟像是襪子的足袋,告訴我在屏風後面換好之後再出來,因為我想問阿姨是不是全部都要脫掉?卻緊張的連平常說得很順口的「不拉甲」都忘了要怎麼說,阿姨大概了解我想問什麼,就說「不拉甲?嗨!全部」。穿好小襯衣跟足袋之後害羞的走出來,就有三個阿姨在等著要幫我穿和服了,我覺得我就像個洋娃娃一樣,完全交給那三個阿姨,她們一個幫我拉直身前的襯衣跟和服,一個幫我把領子往後拉,露出她們覺得最美的頸部後方,第三個阿姨則是在旁邊監督,看整件衣服穿起來有沒有哪裡怪怪的,最後要挑腰帶,阿姨拿了很多條顏色跟花紋都不同的腰帶給我選,可是我都挑不到喜歡的。這時,另一個女孩子也換好衣服,要到另一個地方弄頭髮,她的白色和服配了一條深紫色的腰帶,有很高貴的感覺。這時我才發現,深色和服會配淺色腰帶,淺色和服會配深色腰帶,我選了半天,選了一條一面是咖啡色另一面是金色的腰帶,阿姨熟練的在腰部繞了兩圈之後,幫我在背後打了一個很漂亮的結,就輪到我弄頭髮了。弄頭髮的是另一個阿姨,兩三下就好了,還可以自己選一個搭配的頭飾。全部打扮好了,走出房間到門口選草屐跟包包,就可以出門了,偉嘉看到我的打扮,跟我說,幸好我的頭髮只是全部挽起來,並用電棒弄得捲捲的,沒有被弄成日本古代女人的那種上左右各一包的三包頭,讓他稍微放心了一下。出門前我問了一下,晚上八點前還就可以了,我們就開始今天的旅程囉!
        出了店門口繼續往上走,沒多就就到了清水寺,一路上蠻多人對我指指點點的,害我都不敢看旁邊,很專心的走我的路。就在要進清水寺之前有人用簡單的日文問我可以一起拍照嗎?我說好,然後問我的女生就很開心的對她的同伴大喊「喂!快點啦!她說好耶!」,我心裡的o.s.則是「囧!台灣人!」,但是我沒說破,跟她們開開心心拍完照之後,跟偉嘉轉身進清水寺的門,我想她們如果有看到偉嘉的背包,表情應該也是「囧!台灣人!」,因為偉嘉背了一個「雪霸國家公園」的背包XD。清水寺的門票長得像書籤,還因季節不同而有春夏秋冬四種不同的封面,真想收集成一套啊!(謎之音:那不就表示要再來三次?XD),穿過一個長廊之後,就到著名的清水舞台了,清水寺是建築在山坡上,整個清水寺跟清水舞台是用很多木頭架空起來的,最厲害的就是這些木頭跟木頭之間連一根釘子都沒用。繞過清水舞台,從另一側的奧之院看得更清楚,這裡也是留影的最佳角度,偉嘉幫我幾張拍了照片之後,我們想請其他人幫我們拍照,拿著D70相了半天,決定找一位身上背著三台Nikon單眼相機的老伯幫我們拍照,老伯也很可愛,他拿到D70之後反而跟我們說「這種比較新的相機我沒用過…」,因為老伯的三台相機都是傳統底片式相機啊!XD跟老伯道謝後離開奧之院,本來應該下階梯往祈願水那裡走去,那裡也可以完整的看到整個清水舞台的架構,但是因為我今天要穿著和服一整天,而且這是我們第一個景點而已,怕走到最後會沒體力,就決定把這個地方跳過,直接到地主神社去
        地主神社就在清水寺裡面,一個以祈得良緣著名的神社,走上階梯馬上看到的就是人氣超旺的戀愛占卜石。傳說中能夠閉著眼睛從一顆戀愛占卜石往前走,順利的摸到另一顆戀愛占卜石的話,就會有好姻緣降臨。我們到的時候,有幾位遊覽車的隨車小姐玩得正起勁,有人用踢正步的方法、有人用腳跟靠著地上瓷磚縫想要幸運摸到另一顆占卜石。我在旁邊笑笑的看著她們玩,我是來渡蜜月的,所以不用玩了啦!摸摸石頭代表到此一遊就可以了。地主神社還有一個很可愛的祈福方式,桌上小盒子裡有好幾個紙人跟筆,只要把自己的名字、生日還有想消除的惡運寫在紙人上,然後把紙人放到旁邊的水桶裡,讓紙人化掉,這樣就算是消除惡運了。這個消除惡運的方法完全是心理作用,可是我覺得這種祈願方式還蠻可愛的。
離開地主神社回到清水舞台,再逛最後一圈就離開清水寺了。走出清水寺,面對的是很熱鬧的清水坂,在這裡到處都可以聽到國語,我幾乎要以為整條路上都是台灣人了吧!因為穿著和服,一講話就會破功,所以我都保持沉默,繼續讓大家以為我是日本妹 XD。在清水坂有很多商店,看到喜歡的就停下來看看,也順便買點紀念品給公司同事,在走走看看中,三年坂很快就到了,這裡的遊客跟清水坂比起來少多了,我們還遇到藝妓呢!我叫偉嘉快拍快拍,她看到我們舉起相機,也主動停下來讓我們拍照,走過我們身邊時還停下來屈身鞠躬,真的很有氣質。繼續往二年坂前進,一路上沒什麼上下坡,就算是我穿著和服都還不算難走,繞到八坂塔前面拍了幾張照片,就往高台寺去了。
        高台寺的正殿是可以脫鞋子進去參觀的,在這段期間還有開放夜間參拜,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配合晚上燈光照射,寺方在美麗的枯山水上放了好幾塊螢光色的板子,一整個感覺都沒有了啦!大殘念!離開高台寺,由寧寧之道前往圓山公園,圓山公園人超多的,除了遊客、小販、在路邊唱歌的街頭藝人,還有很多很多為了賞櫻幫忙佔位子的人。我們先跟赫赫有名的垂枝櫻老樹拍照,這棵樹可是京都地區櫻花開花的指標樹呢!拍完照,就找個地方開始享用便當囉!
昨天晚上買了一些食材跟速食飯,今天早上在做早餐的時候就一起把午餐給弄好了,用蛋、火腿跟高麗菜炒了一大盒飯,裝飯的容器則用昨天晚上買來當晚餐的特級壽司餐盒代替,原本的透明蓋子當成裝飯的,原本的底盤則反過來變成蓋子,這樣竟然裝得下兩人份的炒飯,自己做也比買現成的便當便宜很多。今天全家出動賞花的人還是很多,幫公司佔位子,中午就喝得醉醺醺的上班族也不少,日本人真的很重視賞花這件事情啊!吃完午餐就前往知恩院,從圓山公園走去很快就到了,知恩院的三門真是超大超雄偉的,我們在離三門有一段距離的馬路對面拍三門就已經快爆框了,更不用說真正走近時所感受到的震撼。走過三門旁,我們就很習慣的如同參訪其他寺廟一樣,從最筆直的那條路往上走,可是通往知恩院最直的那條路上是由很多個階梯組成,每一層階梯高度大概都到我的膝蓋附近,對平常的我來說已經算高難度挑戰了,今天的我穿著窄窄的和服更是難走,大概一層階梯都要兩步,還要偉嘉扶我才能上得去,中途休息了好幾次才爬完。好不容易看到知恩院正殿,發現知恩院是個什麼都大的一個寺廟,三門大、樓梯大、廣場大、正殿更大,而且還不包括要付費才能進去跟正在整修的地方呢!來到知恩院,當然要看看「知恩院的七不思議」,首先看到的是「忘記拿走的雨傘」,我跟偉嘉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久,才看出來所謂的雨傘在哪,天花板太高了啦!最有趣的就是「發出鳥叫聲音的走廊」,這是以前為了防刺客入侵所作的一種機關,只要有人在上面走路,地板就會「啾啾啾」的叫個不停,當場讓我想到古代劇那種眾人大喊「有刺刺客!」的樣子,超好玩的。離開知恩院前看了導覽地圖才發現,側門有條比較平緩好走的路叫「女坂」,正門那條讓我累得半死那條叫「男坂」,那我走得這麼辛苦到底是為什麼啊!超想哭的。也只能怪自己沒先把地圖看清楚,安慰自己是個女子漢囉!
        離開知恩院回到圓山公園,轉往八坂神社,聽說這個神社在京都最熱鬧的祇園祭時是一個很熱鬧的地方,現在不是祇園祭的時間,但前來參拜的信眾也不少。原定計畫是繼續走到祇園那附近逛逛,但我的腳力已經快不行了,所以改搭公車前往花見小路,公車行經四條的時候,街景讓人眼睛一亮,因為這裡讓我感覺到像回到了台北仁愛路,路的分隔島上有林蔭,還有噴水池,街上商店林立,讓我覺得這裡是除了京都車站週邊之外,最不京都的地方。雖然不像東山區那麼古意盎然,但也不覺得突兀,給人一種很協調的舒服感,我們在祇園附近下車,走到花見小路,印象中在旅遊節目看到的花見小路就像二、三年坂一樣,是一個很有京都味道的地方,很多旅遊書都說,在這裡看到藝伎的機會很大,但不知道是不是有整修過,味道都不見了,現在讓人感覺只有商業化。小失望之餘,決定到先斗町去看看,到先斗町之前經過木屋町,這條路並不在我們規劃的路線上,但這條路上種得滿滿的櫻花樹,地上也滿滿的都是櫻花瓣,我們又被吸引進去了,風一吹,嘩啦啦的櫻吹雪,真是美呆了。
繼續往前走,在先斗町之前的四條大橋上看到二十幾隻鳥低空飛行,仔細一看,是老鷹耶!為什麼日本的老鷹會飛得這麼低,一點都不怕人啊?原來有一對老夫婦丟生肉在河堤上,老鷹會飛下來抓生肉吃,才聚了這麼一大堆的老鷹。坐在河堤邊曬太陽的當地人好像對這個情形見怪不怪,反而對在台灣看老鷹總要把頭抬得高高的我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在這裡拍老鷹殺了好多的記憶卡,大滿足的離開
        看看地圖,這裡離我們住的地方其實不遠,於是決定走回去還和服。後來發現這其實不是個好主意,地圖上看起來不遠,實際上走起來也還好,但是我今天已經穿和服走了一整天了,到最後快到茶碗坂時根本是靠意志力在走,回到岡本織物店差不多是六點,換回和服時該拆的拆、該脫的脫,一下子就換好了,換回自己的衣服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輕鬆。阿姨還跟我聊天,問我哪裡來,我說台灣,她很開心的跟我說她們這間店很多從台灣來的人。我想,她們對台灣人的印象應該不錯吧!送我們出門時還用中文跟我們說「謝謝!再見!」。這次的和服體驗是這趟旅程中最特別的經驗,其實在行動上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不方便,反而因為動作受限制而顯得更優雅
        和服裡面雖然只有一件襯衣,但是因為今天天氣很好所以只有穿這樣也不會感覺到冷,但只限於體驗啦!要是天天穿的話應該也是受不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咩咪 的頭像
咩咪

嘶嘶夫婦的家

咩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